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校园春色  »  
我很爱SM第一更持续更新

在这个比较正常的社会,多多少少存在着像我一样的另类的女孩,我就是那种不甘循规蹈矩,追求新奇刺激的女性在性爱的世界,有着自我的性福观,有鲜为人知的高潮家园。  我叫凌梦芸,是一个刚上大一的女孩,说是女孩,是因为现在的我确实还只有19岁,按照国家的规定,还属于刚成年呢,长得嘛,却是有模有样,活生生一个标准美人儿。对于女人来说,19岁已经基本成型了,现在的我,195的身高,51公斤的体重,(51公斤,并不算特苗条,特有我骨感美 ,但如果太轻,那还怎么好说大胸美臀呀)虽然没有豪乳,却也有34d,看上去也挺丰满,挺挺拔的,当然不排除还有进一步发展的可能。臀部也挺完美的(省略自卖自夸的语言了)至于脸蛋,眼睛还蛮大的,尖尖的鼻子下面是玲珑小巧的嘴,整个脸蛋看上去挺清秀滋润的。没办法,父母基因好,子女也差不多哪去。(看到这,是不是感觉又是一篇把女主角写的多么多么优秀,充满诱惑的文章,感慨此女只有书中有,人间难得几回见。可是我想,如果一篇长长的色文,女主角却是平平淡淡 ,甚至丑不可言的,就算你有兴趣看,我都没心情写。)老爸是我们圣榆市的市长,老妈则是圣榆大学的一个教授,可以说我生活在一个家境甚好的家庭。家里常有一些所谓的上流人士出现,所以也就有了大胆活泼的性格,在别人眼里,我可是个文质彬彬的淑女咯。虽然这是篇色文,但我不想我生活的是一个糜烂荒淫的社会,所以,在我的故事中,我的爸妈是正常的,整个社会也是正常的,按理说我也该是正常的淑女,可是我清楚我不是。  女人比男人确实成熟的早,19岁的男人还只在憋尿时勃起暗爽一下,而那时的我已经懂得自我安慰了。我的性趣略带sm,特别喜欢那种没自由,失自由的无助感。看的电视多了,总会遇到绑架的场景,看到那些个美女姐姐双手被绑在背后,最好背后靠着柱子的那种,或者双手张开绑在十字架上,脚上还有冰冷的脚烤,那时,我总要去设想一下,那个被绑的就是我。我会带着抗拒和害怕的心情挣扎,努力的拉扯几下身上的绳子,全身便有痛痛痒痒,酥酥麻麻的感觉 。这种感觉就跟被调情的感觉一样。当我还在享受这种略带销魂的约束感时,通常这个时候,会有一个凶神恶煞,面部狰狞的大块头带着两个撑场面的跟班出现,此时,我的第一感觉就是:你这个混蛋,你要干什么,不要过来。  可我嘴上会说:“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我都不会说的。”  他面带邪笑的说:“是吗?那你可要做好准备了,我可有的是时间等你招。”  “我才不会怕呢。”心里却在郁闷,在危险面前,还要被迫挺起胸膛,无所畏惧的说着不怕死的话,看来女列不好当啊。  这个时候似乎有点期待他粗暴的手干点粗暴的事。可是这种事是不会发生的,即使导演非常想那样继续下去也不敢。老天呀,我就是想被强暴一回嘛,这点小小的要求都不能满足吗?  不yy了,回到现实。  看完电视,便到了睡觉时间了。睡觉时间可不一定就真去睡觉,有些事情还是该做的。在每个没有诗意的夜晚,如果自己也不想办法慰劳一下疲惫的身躯,那真是连睡觉都不适合咯。当然,样子还是要做做的。我喜欢裸睡,所以便脱的光光的,那种与大自然的肌肤之亲,那种出手就能直接摸到各处肌肤的感觉真有点爱不释手。  由于年龄和经验的关系,起初的自我安慰仅仅只是双手的抚摸和摩擦而已。躺在被窝里,长长的指甲在阴唇,阴蒂等女性最敏感的来回摩擦,一阵阵酥麻感有指尖传替给阴道,瞬间便传到了大脑皮层了。另一只手也不能闲着。时而在乳房上顺时针抚摸着,时而五指靠拢把乳房抓到鼓鼓的,尖尖的,时而时而是杂乱无章的乱摸乱抓,总之乳房怎么爽便怎么玩。(本小姐乳房早不在掌握之中)在上下齐手的刺激下,感觉身体越来越热,呼吸也越发急促。胸脯起伏剧烈,怎个身子不安分的动起来,腰部也会情不自禁的向上发力以配合手指的进出。  就这样过不了几分钟,乳头便像干瘪的黄豆吸水变大。下体也不受控制的流出粘粘的透明液体,整个身体在燥热中享受爱的洗礼。只是光靠这样的刺激,还达不到高潮迭起。尽管有手指的填充,阴道仍然有种莫名的空虚感和麻痒感。我知道该找点粗壮点的东西弥补手指的缺陷了,可是我还是忍住了,理性战胜欲望,我还是不能把自己少女的标志葬送在死物手里。所以,即使自慰已不是两三天了,可我依然保存着少女的气息。  性欲高涨的我却遇上家教甚严的父母。在家行事多有不便,如果让爸妈知道我经常一个人偷偷摸摸的自慰,我无法想象他们怎么对我,但我知道我是无法面对他们了。这样干点性福的事情总是畏首畏尾的,如何能尽兴呀。我不怪他们,但也不能怪我啊,谁叫他们生出我这个渴望性福的女儿呀。(如果性爱的渴望程度也是遗传来的,那我爸妈不是也至少有一个  ,停停停,我爸妈一直是那么的高尚,正直,绝不会的  ,肯定是我发育的时候变异了,不然怎么会有我这个喜欢变态的女儿呢?)为了方便自己办事,为了安全,和平,自由,我决定搬出去住了。理由嘛,很多很多啦-我已经长大啦,要学会独立呀,上下学方便啦,晚上回家危险拉(学校离家有点远)  我想当我把这些理由说出去,他们不答应也得答应啦。不过,要是我把我真正的原因说出来(我很爱sm啦),无非是逼他们承认我是sb啦。  如我所料,他们果然在提出一大堆要求的情况下答应我去学校附近租房住了。至于要求嘛,肯定比不上独居的诱惑大。  大一的第二个学期开学时,我便在爸妈的陪同下住进了我的新家。房子是老爸出钱租的,行李也是老爸弄过来的,至于房中的各种家具则是我妈帮我搞定的,(肯定比不上家里,但我已经很知足了。)而我就像一个公主一样享受着,思考着未来这里发生的点点滴滴,各种各样的场景,心里就一阵一阵的暗爽。忽然大脑一阵眩晕,不是什么突发事故,而是现在梦寐以求的sm家园已在眼前,怎能不让人激动得头脑发热呢?  一切安排妥当,爸爸妈妈也准备回去了,临走前,老妈还叮嘱了一番,无非就是一些:一个人在外要好好注意照顾自己,不要轻易相信陌生人,夜里要注意锁门等等的话。我呢,老妈说什么只管答应就是了。那样他们就可以放心的走了。(并不是要他们快点回家,只是有些时候该舍得的就要舍得,不然怎么成大事啊、呵呵。)这是我第一次离开父母在外居住,我不知道他们离开我是什么感觉,但我却还是挺孤独的,以前在爸妈的照顾下过得舒舒服服的,什么事都不用做,现在一个人了,有些事还真不习惯。结果这刚来的第一个晚上,自己却饿了一个晚上,以前哪会有这种事情发生啊,想想都觉得憋屈。  凡事有利也有弊,在这里我虽然有着相对的自由,但有时候也觉得有些无助,想来想去,觉得是时候好好琢磨琢磨如何让生活朝着有利的方向前进了,比如:自己学会如何照顾自己的生活起居,自己如何实现来时憧憬的性福生活等等。这天晚上,出去吃了个宵夜,熟话说饱暖思淫欲,是不是该干点什么了呢,哈哈,这个晚上,什么也没干,洗洗也就去睡了,我可没你们想象的那么淫荡。  哦,有必要对我的新房子做点介绍。房子离学校大概10分钟的路程,所以也挺方便上下学的。房子是一室一厅,附带小厨房、厕所和阳台,算的上是标准的住房了。  白天上课时间,我就是正正经经的乖乖女,受男女欢迎的淑女,晚上回到自己的小窝,情况就不一样了。偶尔手淫是很正常的,不过美中不足的是缺乏sm工具,反反复复那么几个动作,时间久了就容易厌倦了。看着整个房子,多么的正经的居家之所,就连天花板上也没有一个挂钩什么的,现在仅有的称得上虐恋的工具还说我从老爸那里偷来的一副手铐。(我爸原来是在公安机关工作的)不能这样,我的生活不能如此索然无味,于是我决定在家里添点特别的道具或者说装饰自己的穿戴品。不过,去成人用品实体店买还是不够胆,虽然说没什么不好意思的,大家都心照不宣,不过嘛,女生多多少少还是有那么点害羞的,要是熟人看我从情趣店走出来,提着一个大大的黑色塑料袋,一脸淫笑,那我以后的日子没法过了。  好在,这个时代,网络无所不能的。这个虚拟世界满足了人们多少暴力变态的梦想。就好像一个人怎么也不敢拿刀拿枪就去杀人,但是网络游戏嘛,尽可以痛痛快快杀无赦。我不喜欢杀人游戏,但我却喜欢sm游戏。  通过上网,我了解了很多sm知识。比较各种sm方法,对捆绑缚束,自缚夜行情有独钟,这个危险性最小,而且最能让人有失去自由后的无助感以及由此产生的快感,道理很简单,就和患难见真情一样,只有在经历一番挫折磨难之后的快感才是真正的快感。想想就知道整天只知道一进一出一进一出的活塞运动多么无趣。sm方法中,灌肠,尿道刑法,吊缚等等也不是特别反对,虽然不那么安全,但把握得当也不是什么危险事,所谓,不经历风雨,怎么见彩虹,不受点折磨,怎么会高潮。  至于那些鞭子抽打,针刺器官,滴蜡,狗式教育,终身监禁,主奴调教这些谁爱做谁做,反正我不做。那可是很危险滴,从小在南方温室成长的花朵不适合带到西北沙漠去,这是就算白痴也知道的道理,不过我不知道白痴知不知道他知道这个道理。  有些女性买剃刀,用屁股都能想清楚是要干什么啦,把自己下面刮得干干净净,清清爽爽的。除了让男人舔时方便一点,我实在想不出有什么让人变得更性奋的。我暂时独居,不需要男人舔,所以绝不会虐待自己刚长出不久的阴毛的。刮掉可爱的阴毛,感觉就好像太监长不出胡子一样,那代表着性无能啊,一看我就是性功能正常的啦。  说了那么多,无非就是想告诉你,我该去情趣商城买东西了,网购是最好的保密方式了。  打开浏览器,无所不能的百度就出现了,带着害羞的心情搜索情趣用品,很快一大堆网站链接就出来了。我一般不选第一个,因为第一个往往是广告,或者就是和百度某个高层有奸情,这种网站我相当鄙视。就随便选了个下面的网站。就当支持者小企业。具体名字就不说了,怕被当成拉皮条的了。但不得不说的是各种情趣产品真是让我内心一阵荡漾。  直奔主题,选了几条细的长绳,长短不一以满足不同需求,灰白色的,看上去自然点。麻绳最适合sm束缚,不过没那么舒服,容易留痕。只选了一条最长的。大多是尼龙绳。别指望我把全身绑上红色的绳子给你看,也别和我说浪漫性感,太过于夸张的表现手法我学不来。  一个被捆绑,失去自由的人还能自由自在的说话显得多么不协调,所以塞口球当然不能没有。买了一个白色的和粉红色的带孔橡胶塞口球,球入口之后,两条带子再系于脑后,被迫张着嘴又不能说话,在我看来这是件很有乐趣的事。接着还买了几个跳蛋,你知道干什么用的啦。  既然好不容易买一次sm用品,就要舍得点,全面点。全身个个地方都得照顾好。  在sm专区,我又买了个肛门塞,不长也不粗,够用就行,菊花嘛,就算你只让我塞一根小指,即使你吃了巴豆,也休想冲破关口,倾泻而出。当然,固定装备不能没有,一个贞操带就显得尤为重要了。带上贞操带,欲女也得变尼姑啊。同时还有防止动中东西掉出来的好处,这个时代,只有有节操的女人才配戴贞操带呀。  下面是照顾好了,可上身那对胸器还没有好好关照关照呢?那么大的乳房,总不能拿两只大碗罩住嘛。那就只能从乳头下手咯。我挑选了一副做工精致的乳头夹,钢做的,两个夹子都有绿豆大的孔,不用想就知道是用来装乳头的,可是,哪个正常女人乳头只有绿豆那么大?不过也只有这样才夹的紧,夹的爽嘛。乳头夹的末端还要小金属链连着。  情趣用品店自然少不了情趣内衣啦,看着那些产品,我不得不佩服那些设计师们的审美观和创作才能,你说不就已经内衣内裤嘛,怎么就那么能把女人的性感,暧昧,诱惑展现得淋漓尽致呢。情趣内衣有多情趣?不可小觑。如果我穿上我选择的那两件,你是正常男人就给我准备纸巾擦鼻血。  差不多了吧,该买的都买了吧。不对,还少点什么。读者帮我想想,你心目中还希望我身上多点什么呢?  恩,你想到假阴茎了?木制的还是橡胶的,不管你想到什么,我都不会买,我说过,我不会自己拿死物来结束那少女的标志的,当然,如果被迫的,我也只能接受了。  就算你还想到手铐,脚镣,那你也只能失望了,手铐,情趣手铐怎么比得上警察叔叔的呢,我都有一副了,脚镣,还是用绳子做点束缚吧。戴着铁制脚镣,叮叮当当走在大街上,我还没有渴望到那种求虐的境界呢。  哦,我想到了,高跟鞋也是必不可少的。一个被虐者,还穿着运动鞋走在大街上,这样穿着与身份太不协调了吧。我也有好几双高跟鞋,不过最高的也就8厘米,而看到宣传广告我就忍不住了,六厘米算什么,潘长江?八厘米又算什么,郭德纲?12厘米又算什么,那可是姚明大哥啊,高吧,实在是高吧。你说,这还不买,是看不起姚明啊。于是,我便挑了双主黑色的鞋子,这种鞋,只在乎看上去美丽性感,至于穿着舒服,走路平稳那就由顾客自己把握咯。我看中的也是它的外观。整体黑色,鞋尖还没能遮住女性的脚指甲,其余部分也只有不到两厘米高的皮质面子,而脚面上是镂空材料,斜盖住部分脚背,镂空部分的主图案是蝉翼模样,设计者大概是利用蝉来表达春意盎然,勃勃生机的性生活吧,虽然价格不菲,不过买到它,真开心,哈哈。  咦,细心的我还发现这双鞋鞋跟处多出一块材料,其两端都有小块突出,并各有一个孔允许东西穿过,原来是防止脚穿不稳而增加的鞋脚绑定装置,不对,应该是禁止穿戴者未经允许就脱掉鞋的束缚装置,因为在配件栏中除了有三条小小的精美链条外,还有四把配套小锁。如果把链条穿过预留的小孔,然后上锁,那样不就脱不了了。我还想到一个好玩法,那就是用那条60厘米长的链子依次穿过四个孔,在两侧上锁后,这样不仅可以防止脱掉鞋,还让两鞋之间仅仅留下30厘米的活动空间了,12厘米高的鞋只有这么短的活动空间,这种小碎步的感觉妙不可言啊。(我是不是有点太变态了,想出这种方法折磨自己,哎,女人何苦为难女人啊。)此外,我还买了一条束缚绷带,一盒避孕套,一瓶调情药水,还有低温蜡烛。(申明:春药是拿来收藏的,蜡烛也不是滴蜡用的,是在地球一小时时让自己阳光一点的。)这下终于买到我不想买了,买到心满意足了。估计两三天就会到货吧。  接下来我还想做些什么呢,还能干些什么呢?      完     字节数:11375 [ 此帖被骷狼在2014-09-19 15:23重新编辑 ]